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失踪

作品:如渊豪门,总裁别爱我 作者: 樱桃红 更新时间:2018-11-09

  

  穆锡兰在心底一次的一次的问着自己的,但是她自己也给不出自己的答案,她不知道她的努力究竟为什么不能打动他,十几年了她以为他多少也会有一点点的感动的。

  突然间穆锡兰似乎想到了什么,她抬起头这才发现眼前的女人真的是和萧言寒其他的女人不一样,气质上就不同,显然她根本就是出自豪门闺秀的那种女人。

  这一刻起,穆锡兰发现,她自己输了彻底的输了,自己凭什么得到萧言寒的心呢?他那么优秀,自己又凭什么呢?而且,穆易绝也一直将她只是当做替身不是吗?

  穆锡兰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她只知道,她现在想要发泄,发泄,她只是想要发泄。

  奔跑,但是,在她将要出门的最后一刻,她突然停下了脚步,努力的让自己的心情陷入了平静,她冷冷的看着萧言寒,凄凉的开口;“萧言寒,我爱了你十六年,你该拿什么来打发我走?”

  穆锡兰认真的问着萧言寒,而萧言寒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动容,他只是将他的未婚妻紧紧地抱在了怀里,冷冷的对着穆锡兰开口:“你要多少钱?”

  异常侮辱的话,在兄啊言寒说来是那么的平常,穆锡兰冷冷的笑了,笑的凄凉,原来自己在他的眼里不过就是一个贪图富贵的女人,在他的印象当中,恐怕自己是一个贪财的女人已经根深蒂固了了吧。

  萧言寒这句话无疑对穆锡兰的打击是异常的大的。

  穆锡兰突然看着萧言寒眼眸里闪过了一丝凶狠:“我不要你的钱,你给我多少钱我都不会要,我只要你公司的股权,股权可以吗?”

  穆锡兰冷冷的看着萧言寒,将话说得异常的绝,她的话好像容不得别人的拒绝似得。

  “你说什么?你贪财就算了,原来还贪恋地位。”首先怒气冲冲的是张媛媛,她愤恨的看着穆锡兰恨不得将穆锡兰的皮拔掉似得。

  ,穆锡兰没有理会张媛媛,只是眼神一直都在紧紧地盯着萧言寒,她以为大哥和打扫的做法真的是有用的,但是没有想到,他还是如此的嫌弃她,更让他觉得可笑的是兄啊言寒竟然要结婚了,要结婚了。

  她突然间觉得自己真的好可笑,竟然缠着他不放,那么厚脸皮的缠着萧言寒不放。

  :“你这个要求也太过分了吧。”萧言寒看着,穆锡兰苍白的脸,平淡的说着,但是他的心底却汹涌一片,穆锡兰真的是变了吗?变得有心计,不再是那个单纯可爱的穆锡兰了吗?还有贪财恋权。

  还是说,她骨子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穆锡兰看着丝毫没有所动的萧言寒她凄凉的笑了因为现在的她已经知道答案了,萧言寒果然是一点儿都不爱自己,甚至都不喜欢,根本就说不上喜欢,留她这几天在他的公司恐怕也是因为大哥那里的问题吧。

  穆锡兰心冷的看着萧言寒,心底深深地鄙夷着自己,同时也鄙夷着萧言寒,萧言寒你以为我真的是那样的一个人吗?如果不是爱你,我又怎么会跟穆易绝回到他的家任由他收养我,一个流浪儿,本来是她给自己想好的归宿,但是穆锡兰发现,萧言寒究竟一点儿都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他,因为他,自己的生活才被他打乱了。

  萧言寒冷冷的看着穆锡兰冰冷的开口:“如果不是因为你大哥,如果是别的女人,你知道吗?这样缠着我的,不会有好下场的。”

  萧言寒对于穆锡兰提出的要求,他突然觉得有些气愤,如果可以,他连整个公司都可以让给她,只要她可以经营。

  只是,他就不想相信她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这样贪财的一个女人。

  穆锡兰冷冷的笑了,她直直的看了萧言寒好久,才说了一句决绝的话:“萧言寒,今生,你会,永远不知道后悔的滋味。”

  穆锡兰一字一句说的铿锵有力,这样的决绝令萧言寒的脸上,明显的为之一动。

  突然心底闪过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如果穆锡兰真的离开了他他会怎么样?

  在这个时刻,他竟然想起了这些,萧言寒摇头不由得有些鄙夷自己,一个女人而已,他要多少没有,何况一定要要她呢?

  更何况穆锡兰真的是自己要不得的。

  “萧言寒,我恨你。”穆锡兰已经泣不成声了,她哭着终于疯跑了出去。

  萧言寒看着那个消失在他眼前的背影,在看了看桌子上她留下的书本本来是给她解答问题的,可是想现在,以后,那个位置都会是空的吧,都不会有人在来坐的吧,终于将她赶走了,只是为什么自己的心里会如此的痛,如此的不舒服,

  他了解穆锡兰。她说不要就是不要,她说的出,做的到,只是为什么他感觉自己的心脏疼的好像被抽空了似得,为什么?

  他不由得这样问着,但是丝毫没有人为自己解答,他自己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将她赶走,自己又一个痛苦的要死。

  “寒,我是一个自私的女人,尤其是在你的面前,我不会允许我的男人心被别人占据的。”这个时候涨媛媛似乎终于看出点端倪,她索性恨直接的开口说道。

  “你以为你有资格吗?”出乎张媛媛意料的是,萧严寒只是冷冷的反问着她。

  萧言寒看着张媛媛,眼神里满是不屑,如果不是为了将穆锡兰逼走,而自己的公司正好还需要一个合作伙伴,他会和她联姻吗?

  张媛媛脸色变了变,似乎眼前的这个男人和其他的男人不一样,她是不是将他想的太过于简单了。

  “可是我现在是你的未婚妻,我没有资格吗?”

  张媛媛看到萧言寒的脸色有点不好,也很识相的将语气放的异常的温和,她不敢喝眼前的男人对抗,因为惹怒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对于萧言寒的做法以及性格她虽然不了解,但是还是略有耳闻的。

  “未婚妻?”萧言寒冷哼,在张媛媛脸色一点点的变化下他然后再一次开口:“部够资格吗?”

  一句话说得张媛媛彻底说不上话来,她却找不出一句话也不敢说一句话来反驳,这个男人太过于可怕太过于冷血了。

  “滚……”萧言寒冷冷的喊道。

  而张媛媛的身体明显的被吓得瑟缩了一下,她看了看萧言寒然后胆怯的转过了身子推开门走了出去。

  萧言寒注视着门外,心思却在刚刚穆稀烂的身上,难道她真的是那样的一种女人吗?

  难道自己的真的爱错人了吗?

  萧言寒不自觉的有些怀疑,他真的不敢相信穆锡兰,竟然说要股份。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么自己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萧言寒不由得觉得有些讽刺了起来,他走到了,穆锡兰做过的位置,前几天穆锡兰那张可爱的小脸又浮上了他的脑海,他不觉得有些懊恼,如果从一开始就不让穆锡兰进公司就好了。

  萧言寒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如果怪,要怪,只怪自己真的太想她了,甚至刚见面的时候,还吻了她,只是,他到今天依旧没有夺得她的初吻,只因为。他不能给她幸福,所以他也不想伤害她。

  看着穆锡兰放下的那支笔,萧言寒拿了起来,不自觉的又想起了刚刚的那一幕事实上,不只只是今天,前几天,她也是手托着腮,直直的盯着自己看,看的自己异常的不舒服。

  可是现在她走了他却依恋,却回想那种不舒服了。

  看着那道穆锡兰没有解答完的题,萧言寒的心底就不由得一痛,他是给她答题的可是……却深深地刺伤了她,现在的萧言寒,突然间觉得自己根本就是一个大罪人。

  回想她的泪他的心脏总是好像被凌迟着,可是自己这样的疼痛穆锡兰根本就看不到。

  现在的他不知道为什么,隐隐的觉得好像就要失去什么东西似得,突然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手不由自主的安上了自己的手机。

  他几乎没有犹豫就给穆易绝打通了电话。

  :“绝,找一下你妹妹,别让她出事。”

  萧言寒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却带着恳求,他现在只是想找一个人可以保护好锡兰的安危就好,不要让她想不开,出事,这样就够了。

  “锡兰怎么了?”穆易绝皱了皱眉看了看坐在一旁看着报纸的衣清寒,有些慌乱的开口。

  “她走了,恐怕再也不会回来了吧,拜托了。”萧言寒恳求的说完了话便挂断了电话。

  穆易绝听到了萧言寒电话里无力的声音,他也能猜到究竟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他们终究还是……有缘无分吗?”

  当衣清寒看到穆易绝那张凝重的脸的时候,她就猜想到一定是穆锡兰和萧言寒。

  穆易觉点了点头,也证实了衣清寒的猜想。

  “你快找人找找她吧,我真的怕她出事。”

  知道了真的是穆锡兰和萧言寒的事情,衣清寒就猜到了一定是锡兰去了哪儿,所以她着急的对穆易绝说着。

  穆易绝走到她的身边,让她坐下,柔声的说着:“不会有事情的放心吧。”

  穆易绝看着衣清寒变得苍白的脸心疼的安慰着。

  衣清寒点了点头,继续看手中的报纸,这样的她险些让穆易绝误会。

  “你心态到死挺好的,挺会自我调节的。”穆易绝的话虽然是玩笑但是也带着一点点的认真。

  “随你说吧。”衣清寒看了一眼穆易绝淡淡的说着,她现在不想跟他解释,更何况也不能解释,难道要说,自己每天关注报纸是看有什么重大的新闻然后在看有没有车祸案件,有没有什么新的线索吗?

  还是说告诉他,自己的母亲没有死,而自己根本就是在查案,所以,衣清寒还是不说的好,穆锡兰她当然担心,只是既然穆易绝已经说了没事的,让自己安心,那自己如果再操心不就是瞎操心了吗?

  “她可能去的地方或许以前我可能知道,可是现在我有点不了解她了,清清,我们现在都得出去。”

  穆易绝倒也没有生气,只是将衣清寒手中的报纸扯过,然后放下,拉起衣清寒的手打算一起出去。

  衣清韩翻了翻白眼:“萧言寒会比你更着急的,虽然说他让你找,可是他不会比你找得松懈的。而且不是你推着我坐下的吗?现在又拉着我站起、”

  衣清寒看着穆易绝对穆易绝开玩笑,她有点哭笑不得的样子,果然是这样。

  “好,算我的错。”穆易绝也不生气,只是拉着衣清寒下了楼。

  穆易绝的车子在大街上来回的绕,却始终不知道该去哪儿,因为青市所有的地方他们几乎都去过了,可是现在锡兰却没有一点影踪,

  “你说,锡兰该去哪儿呢?我该想的都想过了可是都没有。”衣清寒不由得有点泄气,她真的慌了,她害怕了。害怕真的找不到穆锡兰,刚开始的时候她以为真的没有事情,可是现在她发现根本就是自己太过于相信穆易绝和萧言寒了,也可以说是他们所有的人根本就低估了穆锡兰的智商。

  她现在一定在暗处躲着偷看他们,衣清寒只能这样猜想着,也希望自己的猜想成为事实,因为至少这样吗,穆锡兰还没有失踪还是活着的。

  “别急。”穆易绝也不由得有点慌,但是他看到脸色大变的衣清寒以后,他知道必须给她点希望,不能让她就这么失望。

  “她到底回去哪儿呢?”衣清寒努力的回想着,但是想到的地方都去过了不由得,她甚至感觉自己陷入了一种深深的绝望,如果找不到锡兰她不知道她自己该则怎么办?

  显得她母亲在医院,而小裳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锡兰现在又玩失踪,她真的承受不了太多了,衣清寒不由得有些怨天尤人起来。

  难道自己真的就是这样的命吗?是报应吗?

  她不知道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要受到这样的惩罚。亲人一个一个的出事,一个一个的想要离她而去。

  “不会有事情的,清清别担心。”穆易绝伸出大手将衣清寒的小手紧紧地握住,感觉到她手心的冷汗,他知道,自己是真的让她失望了。

  “啊…”闭着眼睛的衣清寒突然间开始惊叫了起来,她睁大了眼睛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怎么了?”穆易绝被衣清寒突来的动作下了一跳不知道衣清寒究竟怎么了他现在很害怕很害怕衣清寒也出事,这俩个人都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不想让她们受到伤害。

  “萧言寒一定是说了什么令锡兰伤心欲绝的事情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有没有想起一个地方?”衣清寒看着穆易绝眼睛闪着光芒。

  “什么地方?”穆易绝还是有点不解,对于衣清寒的反应,他不知道有什么地方是他们还没有找过的,他派出去的人也没有消息,他真的现在是一点头绪也没有。

  “他们相遇的地方啊。”衣清寒直接的说出。

  穆易绝睁大了眼睛看着穆锡兰,是啊,相遇的地方,那里他真的没有去找过,他们遇见锡兰的时候,是锡兰四岁,那个时候小小的她是站在房顶上的。

  而穆易绝这个时候也想起了那个时候的穆锡兰是多麽的胆大,那个时候她好像小小的年纪就看透了人世间的一切似得,他们从她的眼眸里看不到希望,看不到光。

  穆易绝猜想萧言寒也可能是那一刻对穆锡兰动心的吧只是苦于他自己的身份,他却不能将穆锡兰抱在怀里好好地爱她,而是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她。

  “很可能就是那个地方。”穆易绝欣喜的将车子掉转过了头,一语惊醒梦中人,果然是,他们现在只能祈祷,祈祷,穆锡兰没有事情,她真的在那里,如果是那样的话,她果真是在最高处看着他们的,是站在最高处偷偷的看着他们的。

  “一定在的。”衣清寒口中念叨着心底祈祷着。

  “如果锡兰真的在哪里的话,她一定看到了我们,看到了我们在找她,她一定不会有事情的。”穆易绝也柔声的安慰着衣清寒。

  衣清寒注视着前方,穆易绝的车子越往前开的时候,她的心就越平静了点,她现在几乎可以肯定锡兰,没有事情了,因为她的直觉一向都是很准的,而现在心跳很正常,是不是说明,真的没有事情呢?

  希望自己这次的直觉是精准的。

  衣清寒只能盼着盼着。

  夜幕悄悄地降落,不知不觉,他们已经找了一天了。

  最后,穆易绝的车子稳稳地停在了一处高大建筑物的旁边,这其实可以说是一个废墟。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