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看见

作品:如渊豪门,总裁别爱我 作者: 樱桃红 更新时间:2019-01-11

  

  楚临风看着离裳,对于这个女人的做法他总是那么的无奈,总拿她没有办法,看着这样淘气的她,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却也没有说什么。

  离裳想起了刚刚危险的一幕,如果真的被他发现的话他问的时候,她自己确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毕竟他们以前都说过,不管是什么事情他们都会相互的说明白。

  离裳正在暗自庆幸的时候,一个让她感觉异常熟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你在想什么呢?”

  楚临风紧紧的盯着离裳说着,看着她那个样子他就知道离裳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她,还有就是刚刚她她一定偷偷的交给了离恨什么东西,他都看见了,只是那个时候离恨在,他也不好问她什么但是现在不同了。既然被他发现了他就会问的。

  离裳心底猛地一惊,怎么办,如果他真的问的话该怎么办,虽然不是什么让她心虚的事情但是确实衣清寒千叮咛万嘱咐的。

  离裳有点不安的看着楚临风不知道该怎么瞒过他。”你刚刚到底在做什么?“本来楚;临风是不打算问的,既然他不说说明是她自己的私事但是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她就不由得有点担心,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他一定不会让她一个人去承担的,想着香泽越来越觉得那么的不安心,总之他想要知道她究竟是怎么了。”裳儿,你说过的以后有事情绝对不会瞒着我的,可是你现在有事情却不跟我说,这公平吗?

  楚;临风不依不饶的看着离裳好像是如果离裳不说的话他时候不会罢休的,看着离裳脸色微微地变了变楚临风更加的觉得奇怪了,如果真的没有什么事情的话这个女人至于这样吗?》

  越来越觉得有点不正常的楚临风,紧紧地盯着离裳看着她,非要让她说。”风,这件事情呢以后我会和你说的现在你就别问了好吗?“

  离裳看着楚临风认真的说着,她现在不是不告诉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再说了已经答应衣清寒了,这件事情她不会和任何人说的。

  她也很为难但是却又怕楚临风担心,她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但有的看着楚临风。

  “每次你都是这样就像你上次骗我的时候,你怎么就喜欢这样呢。’楚临有点恼怒,他不过是因为担心她可是她好像欺骗上瘾了,现在呢。有了事情竟然不和他说,楚临风越想越觉得不舒服,更重要的是他怕离裳真的有什么事情瞒着他,然后又像上次一样,他已经决定了,不管怎么样,他都会好好地照顾她的。”额,风,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发誓这一次真的没有什么事情,跟我无关,真的。“离裳看着楚临风有点生气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担忧,也有些愧疚,这么重要的事情她还是不敢和他说,如果说了衣清寒那里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现在她只能这样想了。虽然他也很想告诉他但是为了衣清寒她还是决定忍耐一下,就算是楚临风生气她也不能告诉他的。”每次都是这样。“楚临风看了看离裳,生气的做在了沙发上不去看离裳,现在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离裳这个人台固执了,他知道,如果她真的不想说他是真的拿她没有办法的,没办法现在他只能跟她生闷气了,看她有没有反应。

  离裳看着已经生气的楚临风不知道该说什么,楚临风只是想知道她的事情,她知道,上一次的事情已经让他很惶恐了,所以现在他担心她,不想让她再像上一次有事情瞒着他。”风,不要这样嘛,你看我现在不是还好好地吗?“离裳看着楚u临风然后缓缓地走到了他的身边坐下,拉着他的胳膊讨好的说着,她知道他是在担心她但是她也没有办法只能这么说了。”哼……你不想说,算了,我也不想问了,反正我也不是多么想知道似得,那样的话弄得我倒成了八卦似得。“

  楚临风看着离裳,然后冷哼了一声还是有地啊担心,如果是别的事情呢她现在是好好地,可是下一秒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事情他该怎么办,她总是这样的不相信他。”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真的没有事情,只是清姐姐的事情。‘离裳看着依旧生气的楚临风不得不先说一点点,希望他到这里可以不问。

  楚临风的眸子动了动看着她,似乎是辩证离裳说的真假。

  离裳看着他,有点生气他这是什么眼神。

  “你这是什么眼神,是你非要我说的,现在我是说了可是你怎么能不相信呢?’离裳愤愤不平的看着楚临风,显然对他的不信任非常的不满意这个男人,怎么这样,是他要问的,但是她说了他却可以这样不相信她。

  离裳原本以为楚临风会讨好她但是却听见楚临风冷冷的说了一句:”我就是不相信你,你都不知道你自己一个人在说什么对吧。‘

  离裳有点委屈的看着楚临风他这是什么态度,总是这样,每次都是这样。

  “你怎么能不相信呢?我说的就是实话,你不想听就算了,为什么非要我说呢?真搞不懂你这个人。’离裳看着楚临风i,依旧是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看着他,她现在真的想走、”是你自己就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慌,怎么能怪我呢?“楚临风看着离裳好像要生气的脸,也不在逗弄只是认真地看着她说着。

  离裳看着楚临风,有点伤心他竟然可以不相信她,可是她说的都是实话啊。

  一种冤枉的感觉让离裳现在有点不想看他,她扭过了头看着电视,自己坐在了沙发上也不理会他,她也不说话。

  楚临风转过头看着她等她说话的时候,却发现离裳起身就要离去。”你要去哪儿?“楚临风看着离裳,着急的问着,这个女人总是这么小气,他只是说了她一句好不好,总爱生气的女人。

  楚临风异常的无奈。

  离裳不说话只是一个人走进了卧室,不相信就算了,她现在反正一个人还不想说呢,本来就不想说,是他非要听,现在他竟然不相信,那么她就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必要了,他自己爱怎么就怎么吧反正与她没有关系了,她现在累了,想要睡觉。

  “离裳……你给我站住。”楚临风暴怒的朝着离裳大喊,看着离裳站住的背影他赶忙上前,搂着她的腰。

  “裳儿,别闹了,你能不能认真点,我是真的想知道你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楚临风害怕离裳生气,赶忙的说着,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离裳的脸,好像是怕她会在生气似得。

  离裳看了看楚临风倒也没有生气只是将楚临风缓缓的推开不想看他,她现在的脑海里只有睡觉睡觉她现在真的很累很累,一点都不想和这个男人说话,反正说了他也害死不会相信的。

  “裳儿,你别生气,我相信你。‘楚临风看着离裳淡漠的样子不由得着急了起来,如果这个女人真的和他翻脸的话他也没有办法。

  只是看着她那个样子他就觉得非常的想笑她这个样子真的很可爱,无奈为了让她高兴,他只能道歉了。“裳儿,回来……”楚临风眼见离裳就要走进门去,他伸出手臂去拉,最终却没有拉回,只能跟着离裳进去了。

  看着离裳生气的样子楚临风无奈也不看她,一个人自顾自的坐下,离裳看着楚临风坐在了她的身边,却起身走到了窗户边开了窗户这是她的一个习惯,她总是习惯开着窗户站在窗户边。看着她那个样子,楚临风却也无可奈何,只能也跟着走到了窗户边,将手放在离裳的手上,轻轻地把窗户关上。

  “傻女人,你是不是开窗户开上瘾了,这几天这么冷,万一感冒怎么办?”楚临风将窗户关上然后看着离裳,离裳不说话,只是望着窗外。其实她不是在生气,只是在想事情,只是觉得这个男人这个样子她就觉得好玩,她故意的。

  楚临风看着离裳还是不愿意还不想和他说话的样子有点着急的开口:“小裳,对不起了,我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只是我真的很担心你,我怕你会受到伤害你明白吗?”

  楚临风认真的说着,生怕离裳会不理他一样,离裳感觉到了楚临风的紧张忍不住还是想要逗弄一下。

  “裳儿,你别生气了,会冷的,来过来。”楚临风温柔的说着硬是将离裳拉在了床上他是心疼害怕这个女人会着凉。他现在一点也不想让她受伤,所以越发的对她小心翼翼了可是她好像是真的一点

  楚临风看着依旧是不说话的离裳有点头疼这一次真的把她惹着了他该怎么办呢?

  离裳看着楚临风绞尽脑汁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个,扑哧的笑了。

  楚临风一头雾水看着变脸如此之快的女人。

  “裳儿,你这是在搞什么呢?”楚临风有点生气的看着她,取笑他难道就真的好玩吗?亏他还怕她着凉。

  离裳好笑的看着楚临风,她并没有生气只是觉得好玩,看着他,她认真的开口:“风,你怎么那么笨呢?我才不会生气呢。”

  楚临风无奈的看着淘气的离裳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又气又无可奈何,对于这个女人他是真的拿她没有办法了。

  楚临风宠溺的笑了笑,将她紧紧的搂在了怀里认真的看着她:“裳儿,你知道的,上一次的事情已经让我痛不欲生了,如果再有那么一次我真的会受不了的除非你真的不爱我,一点都不心疼我,如果是那样的话你可以选择以后有什么事情都不跟我说。”

  楚临风眼睛里满是认真的神色,看着离裳那个样子他就忍不住的想要问她到底是什么事情,他是真的担心,上次的事情他至今还有后遗症。

  “风,我不是不想告诉你,只是我答应了清姐姐不能告诉任何人的。”离裳认真的说着,她现在真的不是不想告诉楚临风是真的不能告诉,如果可以的话她早就说了,何必要等到现在呢。可是看到除临风那个担忧不放心的样子她就觉得异常的心疼她会怀疑,如果今天……

  她不说的话他是不是会睡不着觉。

  “好吧,既然是她的事情我也没有什么要知道的必要你自己决定吧,累吗?要不要早点睡。”

  楚临风心疼的看着离裳但是还是有点担忧,担忧那件事情究竟是不是真的。

  “风,我不累,你累了吗?”离裳非常乖巧的摇了摇头看着楚临风有点心疼眼前的男人,他每天都是那么的忙碌,每天都在忙碌她真的好心疼。

  离裳说完,在思考着要不要将那件事情告诉他,毕竟他每天忙得好累,如果因为这一件事情让他睡不好的话。

  “不累……”

  楚临风刚说完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他的眉头皱了皱,不知道是谁现在打电话,现在是深更半夜的啊。

  离裳紧张的看着楚临风只是在担心他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这么晚了,谁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来。

  “风,出事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我给你定位,你直接开车找我。”

  楚临风刚接起电话便听见萧言寒的声音急促的在电话的另一端响起,他的眼皮重重的跳了一下,难怪他今天的眼皮一直都在跳。

  心底不由得狠狠地颤动了一下,他其实知道是什么事情也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现在甚至能够猜得到以后的事情会是怎么样的。

  “嗯好。”楚临风答应完,就挂掉了电话,

  离裳紧张的看着他,眼泪就要哭出来了,她听到了,她听到了电话那一段的声音,她也知道是谁的声音,他说出事了,会不会真的有什么大事呢?

  离裳隐隐的担忧着但是却只是看着楚临风,有点不舍的他出去。

  “裳儿,别担心,别怕,不会有事情的,乖乖的在家里等着我。”楚临风恋爱的抚摸着离裳的小脸柔声的哄着,懊恼他自己没有出去接电话让他听见了。

  离裳心疼的看着他,然后踮起脚尖在他的唇边蜻蜓点水般的吻了吻,心疼的开口:“风,记住,不管发什么事情都有我呢,还有不允许你出事,如果你出了事情的话,我不会放过我自己的。”

  离裳威胁的说着,她知道,萧言寒那种身份的人物给他打电话就一定不是简单地事情,她威胁的看着楚临风。意思是,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情,我也不会好好地活着的。

  楚临风心底一片感动的看着离裳他现在不知道该怎么感谢眼前的这个小女人,现在没有时间了他必须走了。

  “裳儿,别怕,不会有事情的,等我回来,知道吗?”

  楚临风看着离裳吻上了她的额头,轻声的说着,他不会让他有事情的,小裳还需要他照顾呢。

  “去吧,一定要小心。”

  离裳推开楚临风哭泣着开口,不管怎么样,她会为他祈祷的,他一定会平安无事的,他一定不会有事情的。

  “恩。”楚临风说完,然后快速的走向了门口。

  离裳看着他的背影突然之间想起了什么,她大声的喊着:“等,等一下。”

  楚临风回过头紧张的看着她,不解,怎么了。

  “刚刚我给了我哥哥一个红布包裹着的东西,那个是清姐姐交给我的,她说这个东西非常的重要,让我不要告诉任何人,我想到了,我哥哥身份的特殊所以就将东西给他保管了,相信我,。这一次我说的是真的。”

  离裳紧张的看着楚临风说着,她现在真的很担心他,她担心如果她不告诉楚临风这件事情的话,他会一直都担心她,然后分神,她现在没有办法只能这么说了,不过好在那个东西在哥哥的手里也不会有什么事情了。

  “恩,我知道了。”

  楚临风现在的心思早已经在穆易绝和萧言寒那里,根本就没有想到其他的事情,只是下意识的答应着。

  看着匆匆离去的楚临风离裳又开始了哭泣,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这恐怕真的是一段异常难熬的时间吧,本来已经瞌睡的她,现在也毫无睡意了。

  ……

  窗外,竟然有一种要下雨的征兆,衣清寒收拾好东西,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是夜间,她想现在她不应该住在这里,哪怕是出外面住也要离开这里。

  竟然是母亲的意思,她一定就知道什么,一定有她的用意。

  “穆易绝,我们真的要再见了吗?”衣清寒看着窗外又看了看这个家,不由得喃喃自语她想起了陆书瑶难道妈妈的事情真的和陆书瑶有关,想到这里,衣清寒觉得寒毛直竖难怪妈妈让她现在就走,这里现在还真的是虎口。

  她不知道现在该不该给穆易绝打一个电话告诉他,最后想了想衣清寒还是打了过去,再怎么说也是夫妻一场,她给他打一个电话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衣清寒最终还是给穆易绝打了电话,这一次他们或许真的是结束的时候了,看着这个让她熟悉却让她异常心疼的家,她的心底不免的有点苦涩,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心态去对待。

  “喂”电话接通,衣清寒听到了那个令她异常熟悉的声音,她的喉咙哽住,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她要离开,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就感觉异常的不对劲,至于哪里不对劲,她感觉是穆易绝,他好像今天很不对劲。

  衣清寒本来想告别的话等说了出来却成了关心的话:“你怎么了?”

  话一出口,衣清寒感觉气氛越发的不对劲了,今天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衣清寒不由得有些诧异但是更多的却是紧张,她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如果真的发生神秘的话她不知道她该不该离开他。

  衣清寒在心底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说,她是想走了,可是现在这个样子……

  “喂,你说话,你到底怎么了,我现在有事情,”衣清寒不由得口气异常的不善,毕竟她的事情也不是小事情,她还有母亲,还有其他重要的事情,她没有时间在这里瞎扯。

  “衣清寒。”穆易绝咬牙切词,许久他才说话但是只说了三个字,衣清寒的名字,

  衣清寒心底猛地一颤,她没有说话,一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吧,他恨她,她听得出来,他的声音是有多麽的愤恨。

  衣清寒轻轻地挂了电话。冷冷的笑了笑,她现在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痛了。甚至喜怒哀乐是什么她都不知道了,和他打招呼她感觉更没有什么必要了,她现在只要没有留恋的离开就好了。

  “穆易绝,我们再不相见。”衣清寒说完,然后伸出手臂去开门,但是门却不是被她自己打开的,而是被别人。

  衣清寒睁大了眼睛怔楞的看着出现在门口的穆易绝,她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慌乱,甚至是做贼心虚,她不知道穆易绝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只是凭她的感觉穆易绝回来应该有很长时间了吧,只是他到底在想什么,回来却不进家,而且,自己打电话,接起也不说话,心底的疑的更加的深了,但是因为她现在手提一堆东西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本来是打算连招呼也不和他打的可是现在既然他回来了,她就和他打声招呼。

  “你回来了,也正好,我打算走了,出去一段时间,你自己好好地照顾好自己。”衣清寒看着穆易绝阴沉的脸不由得有些可怕但是最终她还是说了。

  她其实现在根本就很害怕,因为穆易绝满脸的阴郁不说,浑身都是骇人的戾气,她现在只是硬着头皮说的,看着他不打算让路的样子,衣清寒一阵头皮发麻。

  “你打算去哪儿?深更半夜你打算去哪?”穆易绝看着衣清寒冷冷的说着,看着慌乱的衣清寒,他步步的逼近她,满身的寒气,好像是要将她杀了似得。

  衣清干感觉异常的恐怖,她不知道穆易绝究竟是怎么了,她不知道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离奇的事情看着穆易绝那张黑沉的脸,衣清寒鼓起勇气说着。

  “穆易绝,我跟你认真的,你好好地照顾好自己,我想出去一段时间。”i衣清寒缓缓地后退着,她不敢说她要一直离开这里,离开青市她只是按照妈妈的意思去做。

  衣清寒低下头不敢再说胡,她感觉穆易绝那双黑眸就这么直直的盯着她。

  “你打算去哪儿?”穆易绝冷冷的开口询问,语气极其的残忍可怕。

  衣清寒被这样的穆易绝吓得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看着他那双眼睛她只是一下子然后便移开了,她受不了他那样好像要吃人的眼神,她受不了。

  “我说了,我只是出去一段时间。”衣清寒硬着头皮说着,她现在真的担心穆易绝会对她做出什么事情,如果那样的话她今天就别想离开这里了。衣清寒正想要继续说话,在编制点谎话但是穆易绝却抢在了她的前面。

  他冷冷的看着衣清寒,冷冷的开口:“深更半夜的你想出去走走,你当我猴子耍呢?”

  衣清寒转过头不去看他,她知道,是这样的她,根本就无法编织那些谎言,只是她现在一定要走的。

  “对不起,这点,以后我会给你解释的,我现在想走,可以吗?”为了自己,衣清寒软下了语气看着穆易绝开口,她知道,和穆易绝这样的人,不能硬碰硬一定要在他的面前温顺,这样说不定情况还会好一点呢。

  “衣清寒,你做梦吧你,我是不会放过你的。”穆易绝看着衣清寒,逼近她,阴狠的在她的耳边说着。一

  衣清寒只是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不知道到底怎么了,看着他现在这个样子,她就知道……

  一定谁发生什么事情了。什么事情让他再一次回到了以前他对自己的那个样子,他会如此的恨她,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到底是为什么。

  心底的疑虑更加的加深,衣清寒正要说话的时候,却被穆易绝扯过,然后拉车着她出了门,最后将她塞在了车上。

  从一开始衣清寒都是呆愣着的,她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穆易绝,你大半夜的有事情的话不能好好地说吗?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衣清寒本来是想走的但是被穆易绝这么一闹腾她想走都没法走了,看着他那张阴郁的脸,她不怕死的朝着他发火。

  “穆易绝,你能不能说话。”看着依旧是不说话的穆易绝,衣清寒更加的恼怒,想起了她妈妈的叮嘱,她就恨不得杀了眼前的这个男人为了解气。

  这种气氛就好像是哟啊让人窒息似得,衣清寒有地啊受不了,她愤恨的朝着穆易绝大喊:“停车,如果你不停车,我现在就从这里跳下去。”

  她说的出做的到,当她正打算做的时候,车子被狠狠地停下,衣清寒猛碰在了车的前方但是根本就无法顾及那些疼痛,她看着穆易绝大声的说着:“穆绝,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说出来,为什么要这样呢?”

  对于他这个人的脾气衣清寒恨无奈,原本以为她已经渐渐地习惯了但事后现在她才发现真的很难忍受看着这样的他,她不知道该说什么,竟是被气的一句话也再说不上来。

  当衣清寒以为,局衣绝再也不会说话的时候,她听到他阴冷的声音:“如果陆书瑶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就给她陪葬吧。”

  衣清寒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穆易绝,原来他的理由,他的怒气原因在这里,原来事情的始末一、事情的怪异就在这里,她就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原来死在陆书瑶这里,衣清寒心冷的看着穆易绝,她没有说话,只是个、转过了头,泪水却不受控制的决堤。

  本来她还是有点留恋的有点留恋那个家的,以及有点舍不得他但是现在发现她错了,如果她真的有心,她就应该早点离开这里。

  衣清寒看着窗外,不知不觉的有点累,想要睡觉但是她却知道,就算是休息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她似乎已经能够想得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她听到了他和父亲的通话,他到底要怎么样,她在中间,他想哟啊将她逼到什么时候他才会甘心,才会放过她。

  衣清寒心冷的望着窗外,只觉得她的心再也不会有一点点的温度了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衣清寒有点想笑,这就是浮华的人生吧。

  “你不用高兴的太早,如果陆书瑶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别告诉我,你刚刚不是在逃跑。”穆易绝听不见衣清寒的说话似乎是想要故意的让整个车厢吵闹起来,他再一次无情的开口。

  衣清寒转过了头,心寒的望着他,她冷冷的开口:“是,我是在逃但是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是在逃什么。”衣清寒说着,她是不会将她的想法告诉他的,她也不会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这次,真的要结束了吧,不管是以什么样的方式,他们之间是应该结束了。

  “穆易绝,或许我们的结合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一个天大的错误,我们也不过是一场啼笑姻缘而已,你有没有觉得。”衣清寒看着他,凄凉的说着,她现在已经明白了终于想通了,是捏到就是你的,你根本用不着去争夺,去争取,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就算是你怎么努力也都是徒劳的。

  看着窗外,天气竟然有点阴沉,是药下雨的征兆。

  衣清寒在没有说话,只是思绪混乱。

  当她在想要说话的时候,却发现车子已经被穆易绝稳稳地亭子阿勒一个地方,她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个废墟。

  怎么回事,三更半夜怎么会拉到这里,就算死做什么也不一定非要是现在,非要在这里啊。她不明白他们究竟有什么好争夺的,现在……

  她有点想笑的感觉,一个是自己的丈夫一个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她不知道他能怎么办,只是满脸嘲讽。

  “穆易绝这里是哪儿?”衣清寒虽然在心底已经隐隐的猜到了什么但是还是忍不住的想要通过他能够确定一下,这里如此的阴森,有一种让人莫a股桑人的感觉。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穆易绝看了一眼害怕的瑟瑟发抖的衣清寒冷冷的说着但是在看到她发抖的身体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有点心疼但是为了陆书瑶,为了他自己,他知道,她现在还不嫩心软,必须过了这一段时间再说。

  “你明明已经知道是什么地方了,还有问我,衣清寒,我从来都不认为你是那么笨的人。”穆易绝看着衣清寒那张慌张的脸冷冷的开口,他是有点不色,有点心疼。

  衣清寒看着他那张满是鄙夷与不屑的脸,冷哼了一声鼓起来勇气向前走去。

  但是刚刚的走出了一步,就被穆易绝拦住了去路,他愤怒的大声的喊着:“你不哟啊命了吗?”

  这样的穆易绝让衣清寒的心底又是一痛,她不明白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为什么每次总是狠狠地杀了她然后又让她复活,她受不了这样的穆易绝受不了这个男人对她这样。

  衣清寒没有说话,只是一个人站在了原地发呆。

  穆易绝看着她,然后开口:“自己一会儿要小心,看情况。”

  衣清寒在心底冷笑他这样算是什么是关心吗?可是她现在偏偏不需要他这样的关系,她的心已经在他说陆书瑶的时候被他狠狠地杀死了,再也不会复活了,不管是何种方式,如果能够结束他们之间的关系,衣清寒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

  “穆易绝,很庆幸你把我逮到了这里。”衣清寒冷冷的说着,似乎是想要说什么但是却没有说,她只是深深地说了这么一句。

  穆易绝的脸色微微地变了变但是却没有说什么。

  “一会儿你自己就在外面给我好好地呆着,不要到粗乱跑。”

  穆易绝认真的看衣清寒认真的说着。

  接着从左右走出来俩个人,这俩个人是萧言寒和匆匆赶来的楚临风。

  俩人一出现,三个人站在了一起,衣清寒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们,不知道他们这究竟是唱的哪一出为什么要把她也带到这里。

  “听话,记住了。”穆易绝看了看其他的俩人,然后转过头又对衣清寒说着。

  衣清寒想到这里的环境就吓得瑟瑟发抖,就算是她害怕杠杆个还有木易绝整个人在,可是如果他们都走了,衣清寒的眼神不由的留露出了恐惧,她会怀疑穆易绝根本就是故意的,根本就是故意把她逮到了这里来折磨她的。

  “你别瞎想那么多我们是真的有事情的,这里也没有神秘的。”楚临风却看出了衣清寒的意思,因为离裳出于对她的感激,他好心的说着看着衣清寒好像要误会穆易绝,而穆易绝却不解释的样子,楚临风就觉得……

  这俩个人好像在闹别扭,是不打算过了ma?

  萧言寒的脸色也微微地变了变,想起了穆锡兰和他说的话说衣清寒好像是药走了,现在看来那个丫头确实没有说谎呢。

  “我知道。”衣清寒开口,可是她现在真的很害怕好不好,他们都是大男人。

  “绝,要不要把她也带进去看她那个胆小的样子。‘楚临风看着穆易绝非常认真地开口,看着衣i清寒害怕让他想起了离裳,他知道害怕那种感觉很不好受的,以前的小裳差点被吓出毛病。”不行,她不能进去。“穆易绝却非常直接的否定了楚临风的话,他的眸子里闪过了意思复杂就算是衣申是她的亲生父亲又怎么样还不是照样的对她不闻不问吗》?

  如果她进去了那些人是不会理会她是谁的,她那么笨,太危险了。”算了,你们进去吧。“衣清寒看着穆易绝最后还是感激的看了看楚临风,然后认真的说着怕有怎么样,最后不是也无济于事吗?

  楚临风担忧的看了看衣清寒,他是有些担忧衣清寒会唔会穆易绝,如果这样的话,他们之间真的完了,真的就结束了,经过了离裳的事情他对这方面的事情很敏感,总是好像能够提前知道结果似得。”我真的没事的谢谢你的关系。“衣清寒看着楚临风感激的说着,她现在已经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得孩子了,不是刚开始那个什么都不懂得孩子了,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她是应该长大了,应该变得更加的成熟了,如果连这一点都战胜不了的话,她以后还在怎么一个人生存呢?”好,那我么进去了,你自己注意安全。’楚临风说完看了看穆易绝然后领头走了进去,穆易绝最后也没有看衣清寒只是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

  “你放心吧,我不是小孩子。”等他们走后,衣清寒喃喃自语,她不知道是对谁说的,是穆易绝吧。

  她不是一个小孩子,她知道事情是怎么样的,她似乎能够想到了里面发生的事情,是要打了吗?

  还有陆书瑶,穆易绝你终究还是太爱她了吧。

  夜风呼啸衣清寒缩了缩身子她现在真的害怕,靠近了一个地方,她缓缓地蹲下了身子企图缓解一下自己内心的恐惧,毕竟穆易绝他们一下子是不会出来的。

  衣清寒看着黑漆漆的夜晚,不由的蜷缩起了自己,闭上了眼睛,将自己的头埋进了膝盖,这样会让她好受一点,也能抵抗一点点的冷意。

  里面所发生的一切确是衣清寒所想不到的。

  ……

  衣申既然我们已经来了你就出来吧。

  楚临风嗜血的眸子变得异常的红他冷冷的环视了一周,然后冷冷的开口,穆易绝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前方,萧言寒冰冷的眼神也环视着四周,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地方该如何的藏俩个人,除非有地下室,和秘密通道。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