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突如其来的道歉

作品:如渊豪门,总裁别爱我 作者: 樱桃红 更新时间:2019-01-13

  

  穆易绝的脸色微微的变了变,随即他淡淡的开口:”“你是想和我说什么吗?你可以直说不必这么绕弯子的。”

  衣清寒苦笑,她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她可以肯定现在她不是为了关心他才这么说的,她是因为父亲。如果非要她帮忙救陆书瑶的话,她必须对自己的父亲做出最致命的伤害,为了解脱她自己,和为了肚子里的孩子,衣清寒看了看窗外,她现在只能这么自私,这么做了。

  “算了,穆易绝,这次事情结束后你能答应我几件事情吗?”

  穆易绝怔住看着她,衣清寒缓缓地开口:“我跟你,真的不合适,你让我走吧,放我自由。”

  穆易绝瞪大了眼睛看着她,怒火隐隐的升起但是当他看到衣清寒那张平静的脸后,话开口却变了味道:“我没有拦着你,是你自己要赖着不走的。”

  一句话说的衣清寒眼泪直接的溢上了眼眶,原来一直都是她赖着不走,看来真的是他自作多情了,算了反正已经打算离开了,现在为什么还要纠结这么多呢,不管他是什么,总之她决定她会忘了他,忘记他。

  “放过我爸爸,我只有这点要求。”衣清寒说完,便闭上了眼睛,靠着玻璃闭着眼睛,她也不知道车子走在了哪儿,只是觉得好累好想睡觉。

  +

  陷入疲惫的衣清寒却没有注意到穆易绝根本就没有说话。

  车子……稳稳地停在了楚家。

  穆易绝转过头的时候才发现衣清寒已经睡着了,他无奈的笑了笑看着她苍白的脸,心疼的开口:“为什么你一定要这么固执呢?你就不能温顺一点吗?”穆易绝说着,他不知道是在对谁说,只是下意识的说了这么一句话,看着拧着眉的衣清寒穆易绝伸出手,将她缓缓地抱起,然后走上了楼。

  将她放在了床上给她盖上了被子不想要她着凉,只是下意识的想要做的这些但是穆易绝不可否认的是,他的心底下意识的想要多看这个女人一眼她怕以后会没有机会看了,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种想法,总之就是想要就在这里看着她l。

  此时的衣清寒却在睡梦中挣扎着,一个凶神恶煞的男人此时正在她的梦中追赶着她,当到了她身边的时候,衣清寒在看的时候却成了穆易绝那张冰冷的脸,然后便是一张魔鬼的脸。

  “啊……”衣清寒凄厉的尖叫着做起了身子,这样的噩梦她做的真的太多了太多了。

  穆易绝茫然的站在衣清寒的床前,看着她,知道她是做恶梦了,只是觉得好笑,这个女人在车上睡那么一段时间都会做噩梦。

  衣清寒很久,才抬起头看见了站在她床边的穆易绝。

  “你……”等等衣清寒怔愣的看着穆易绝,她不是在车上吗?为什么现在会在这里呢?怎么回事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衣清寒看着站在地上的穆易绝,最终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叹了一口气她怎么会在那个时候睡着的。

  是她自己真的太过于累了吧,接着衣清寒在没有说话,然后缓缓地躺在了床上。

  现在竟然毫无睡意了,只是这种睡不着的感觉真的很难受,衣清寒感觉这简直就是一次折磨。

  “你说吧,你要怎么帮我呢?”穆易绝看着衣清寒不说话他首先开口说着。

  衣清寒测过身子睡着,她现在不想说话,他就真的那么担心那个女人的死活吗?衣清寒冷冷的在心底笑着,只怕是最后将命送在那个女人的手上他也不会怨什么,是吗?

  “到了那个时候我会帮你的,穆易绝你永远不会知道你到底欠我多少。”衣清寒说着,她缓缓地说着,说的异常的凄凉。

  “我欠你了吗?”穆易绝皱着眉看着他,衣清寒在没有说话,只是眼泪偷偷地落了下来,他就是那么残忍她自己本来就应该是知道的。

  “算了,衣清寒我不跟你说这些,我告诉你那是人命,不是再跟你开玩笑,如果你到了那个时候敢耍我的时候……我不会放过你的。”穆易绝将衣清寒一把拉了起来狠狠地说着,但是很不巧的看到了衣清寒偷偷落下的眼泪。

  他的心底狠狠地一颤但是还是残忍的说着。

  衣清寒看了看穆易绝,冷冷的开口:“我会倾入我爸爸办公室的电脑,然后给你所有的东西,你想要什么随便要,这样你去可以和他交换,或者去威胁他,都可以。”衣清寒说着她在心底在乞求上苍的原谅如果这样的做的话她根本就是杀害父亲以及很多的人的凶手,可是为了她自己为了她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她不得不这么做。

  “什么?”穆易绝绝不可置信的看着衣清寒他似乎不敢相信想要搬到衣申就是这么简单地事情,这个女人真的太过于深沉了吧,他这个时候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似得。

  那是他们刚刚结婚的时候,她进入了她的书房私自用他的笔记本电脑,她将那个笔记本电脑轻易地破解了,对了,当时他记得她还说过这么小儿科的东西也能叫做是防盗密码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的她一定是非常骄傲的,没想到她当时说的是真的,虽然当时那个防盗密码并不是多麽的高级但是,一般的人世很难破解的,想到这里,穆易绝不由得觉得冷汗直冒。

  如果以前的衣清寒想要伤害他或者是想要帮助衣申的话他是真的没有办法的,其实至今他也不知道衣申为什么要把女儿嫁给他。

  衣清寒看着穆易绝,冷冷的开口:“怎么?难道你不相信我的能耐吗?”衣清寒当然知道他是相信的她只是故意这么说的,上一次弄坏他笔记本电脑的事情她自己是记的的,相信穆易绝也记得的。

  穆易绝看着衣清寒摇了摇头非常的不解这一刻他竟然慌了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想问你到底什么目的嫁入穆家,但是却怎么也问不出口,因为她一直都没有做过任何伤害他的事情。

  衣清寒没有说胡只是静静的看着穆易绝。

  “信,我信只是你会那么轻易地帮助我吗?”穆易绝开口说着,看着衣清寒苍白的脸颊,他的心有点疼,虽然知道不该这么不信任她的但是话已经说出口,他再怎么后悔也是收不回来的。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是实话告诉你,我真的累了,我厌倦了,厌倦了这样等生活,既然你爱那个女人您就应该和她结婚而不是我,至于离婚协议,等俩年以后我会回来和你签订的。”

  衣清寒无力的说着她现在非常的累,法律承认,只要分局俩年就可以不算做是夫妻关系。

  她现在真的好了好累,穆易绝看着衣清寒,低声的开口:“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要娶她?”

  衣清寒怔愣没有想到穆易绝会这么说但是很快的她便恢复了平静他就算是娶谁和她也没有关系不是吗?

  “不知道但是和我没有关系。”衣清寒冷冷的说完再一次躺下了身子不管能不能睡着她自己尽力吧。

  这是最后一晚了,和他在一张床上睡觉,最后一晚了,衣清寒突然觉得一起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可笑。

  “衣清寒……”穆易绝愤怒的看着她却没有办法,她总是这样,都不能好好地说。

  “我想睡觉了,别吵我。”衣清寒冷冷的说着继续睡。

  穆易绝愤怒的欺身压在了衣清寒的身上,冷冷的在她的耳边开口:“你觉得你了离开我以后你能够活的下去吗?恩?离开我以后谁能够满足的了你?”

  穆易绝丝毫不顾衣清寒脸上的泪水,他残忍的说着,

  衣清寒没有挣扎,只是落着泪不说话他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吧,随便他吧。

  看着这样的衣清寒,穆易绝更加的气愤他的手狠狠地附在了她的柔软,用力地揉捏着,带着他无尽的怒意。

  疼痛让衣清寒皱了皱眉她看着穆易绝想要挣扎但是却被穆易绝控制住了双手,然后双腿将她的双腿也轻而易举的制住。

  “你放开我。”衣清寒哭泣着绝望的大声的喊着她只是想睡觉,可是他都不能满足她这小小的,最后的一点点希冀吗?

  穆易绝看着衣清寒,然后阴狠的说着:“我说了,我会让你知道离开我你会活不下去的。”

  衣清寒屈辱的哭泣着,但是穆易绝却仍然不理会,继续的在她的身体上施暴。

  衣清寒终于无力,她任穆易绝在她的身上发泄着,她只是无助的哭泣着。

  “绝……不要了……放了我吧……好痛,真的好痛。”衣清寒无助的哽咽着向穆易绝求饶。

  她现在全身上下都痛着,没有一处不痛。

  发泄过的穆易绝看着衣清寒楚楚可怜的脸颊,终于将动作放得缓慢,他看着衣清寒低低的开口:“你早听话不就好了吗?笨女人。”

  伸出手将她凌乱的发丝整理了一下,终于结束了自己的欲望。

  看着身体上,脖颈裳满是淤青的衣清寒,穆易绝的心底不由的痛着,这个女人怎么就不能听话呢?

  他没有控制住自己,只是太过于愤怒了,因为她的话,她的话惹怒了他。

  衣清寒无助的抱着被穆易绝撇疼的胳膊,轻轻地揉着,哭泣着。真的好痛她真的在怀疑这个手臂是不是断了。

  衣清寒哭着,扯过被子不顾自己,狼藉的身体,只是将她自己的身体盖住,揉着胳膊,在被子里无助的哭着。

  穆易绝看着这样的衣清寒刺痛了他的眼睛,他起身去了浴室,

  返回来的时候手中多了药,走了过来,将衣清寒拎起,看着她左边的手臂,左边的手臂被他的指甲不小心划伤了,有点深,鲜血染得到处都是。

  衣清寒躲避着,不让穆易绝看,可是现在疼痛的她没有一点点的力气反抗他。

  “别动。”穆易绝将衣清寒乱动的手臂用力握着,可是他发现,这个女人倔强的要死,

  看着她依旧挣扎的身子,穆易绝危险的看着她:“你是不是觉得我的力度不够,没有让你舒服?恩?”

  衣清寒的眼睛猛地睁大就那么看着他,恐惧的身体一阵颤抖。

  终于她不再挣扎,穆易绝将她伤口清理的一下但是看见她好像左手刚自由,被去抚摸右臂,穆易绝不由得有些紧张的看着她。

  衣清寒用力地揉搓着自己的右臂,还是好痛。

  最后,她缓缓地打算躺下的时候,却被穆易绝拦着:“拿过来,我看看。”

  穆易绝严肃的看着衣清寒,他说着。

  衣清寒没有说话也没有依照他的话去做。

  “听话。”穆易绝再一次的开口,然后威胁的眸子看着衣清寒,衣请寒因为害怕还是将手臂给她。

  穆易绝反复的检查以后发现没有什么问题的时候,才松了一口气,放开她,或者是他的力道真的太大,所以才会疼痛吧。

  “清清。”

  看着将被子蒙在脸上的衣清寒,穆易绝不由得开口叫了声。

  看着她那个楚楚可怜的样子他的心却在剧烈的颤动着。

  “别生气了……我太冲动了。”穆易绝似乎想到了他似乎太过分了,轻轻地说着。

  衣清寒不说话只是哭的更加的严重了,痛的是她,不是他。

  她伤心的哽咽着她真的怀疑,她不会不会放声大哭就在他的面前。

  穆易绝伸出手,将衣清寒的被子用力地拉了下来,因为衣清寒胳膊疼,所以并没有什么力气,穆易绝只用了一点淡的力就将衣清寒的被子拉了下来。

  “别哭了……”穆易绝将她捂着脸的手也拉了下来,看着她,他真的太粗暴了,这个女人一开始就被吓着了而他刚刚又那么的对待她。

  衣清寒测过了身子依旧是不说话,他以为她是什么,他想要伤害的话就伤害,他想哄的时候就哄,他根本就把当当做是玩具,一个想玩就玩,想怎么就怎么样的玩具。

  “别哭了,睡觉。”穆易绝将衣清寒紧紧的搂到了怀里他怎么可能放手呢。不会的,他不会放手,离婚更不可能的事情。

  “放开我。”衣清寒愤怒的说道。

  穆易绝没有动,只是将衣清寒紧紧的抱着,衣清寒挣扎不过也就不再挣扎,任由他抱着,虽然她现在很讨厌,很讨厌,可是她真的无法抵抗,她全身太痛了。

  “清清,给我胳膊。”穆易绝像个孩子似得将衣清寒的胳膊拿过,逼迫她朝着他的脸睡。

  衣清寒转过了身子闭上了眼睛她应该知到这些的他总是这么若无其事,这一点衣清寒本来应该知道的。

  穆易绝笑了笑,将衣清寒的手臂放在自己的嘴边吗,轻轻地吻了吻。

  然后开口:“清清……对不起……是我的错。”穆易绝看着衣清寒说着,可惜衣清寒的眼睛一直都没有睁开,她恨他,恨,她恨他。

  穆易绝将衣清寒的眼泪温柔的擦去,再次不死心的开口:“对不起,清清,很痛吗?”

  穆易绝将衣清寒的胳膊温柔的抚摸着。

  “陆书瑶,我知道的,我自己知道的,我自己知道该怎么办。”穆易绝现在有点后悔,今天陆书瑶不再,他可以和她好好地相处的,可是她非要这么倔强。

  “我没有办法,陆书瑶那个人根本就心怀鬼胎,我不得不那么做,清清,一直以来我都知道,你的心痛,我的心也好痛,对不起,弄伤了你。”穆易绝温柔的吻着衣清寒,他道歉。

  衣清寒虽然没有睁开眼睛但是她的心底却汹涌澎湃。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过穆易绝竟会跟她道歉,她也没有想到穆易绝会这么跟她说,可是他做的那些伤害过她的事情,就算了吗?

  如果他真的是无意的,可是为什么他一次一次的要伤害她,为什么。

  “别生气了,睁开眼睛,为了调查陆书瑶,我没有办法,等明天的事情结束以后,我就会让她走的,我会和她说清楚的,以后我会好好地对你的,不要再说走的事情了好吗?”

  穆易绝说着,他是后悔了,看着她那冰冷决绝的眼神她真的很害怕很害怕,害怕她会真的就好像她自己说的离开他一样。

  他不想,不想让她离开。

  衣清寒早已join个泣不成声了,她没有想到穆易绝说出来的话是这些,她该相信ma?该相信一直以来他都是无意的吗?

  该怎么相信他呢?他做了那么多的伤害她的事情要她那什么来相信他。

  “睁开眼睛……看着我,看着我,我会告诉你我没有说谎。”穆易绝好像是知道了衣清寒心中的想法似得,他认真地看着衣清寒想要让衣清寒睁开眼睛。

  衣清寒下意识的听话的睁开了眼睛想要看他说的是真还是假……

  穆易绝坚定的看着她继续开口:“相信我一次,你妈妈的事情,我是真的无能为力背后的人,背景太深了,我一直都在查找的。”

  衣清寒看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本来打算离开了,他总是喜欢这样,将她狠狠地杀死以后,在让她复活,这样玩她,她的心真的很痛很痛。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