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四章 奇怪的病症

作品:茅山刑警传 作者: 一个落魄文人 更新时间:2018-12-06

  爸妈一看顿时吓坏了他们都惊的目瞪口呆,过了几分钟他们才清晰过来,母亲大声道:“小七子他爸,你立刻去把小六子叫来,赶快把小七子送进医院里。”

  父亲道:“小六子白天在县城里干了一天的活累得要死,我恐怕一时半会儿叫不醒小六子。”

  母亲大骂道:“你放屁,小六子就是再累来得来,小七子眼看着就要没命了,难道他还能袖手旁观见死不救吗。”

  父亲点点头道:“好好好,我这就去叫小六子来。”父亲说完一转身就走了,我疼的发出一阵阵凄厉的哀嚎。

  工夫不大只听见外面传来一阵阵脚步声,只见父亲和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走了进来,那个小伙子就是我的三哥。

  三哥一看满地都是蛆虫顿时吓得面无人色,三哥惊叫道:“爸妈,这些蛆虫是从哪里来的。”

  母亲声音哽咽道:“这些东西都是小七子吐出来的。”

  三哥一听顿时惊叫道:“啊——这些蛆虫居然都是小七子吐出来的,这这——这怎么可能呢。”

  就在这时我又觉得喉咙发涨胸口憋闷的难受,于是我一张嘴又吐出来一大团蛆虫,这回我三哥也被吓傻了。

  三哥吃惊道:“我这就打电话叫救护车来,爸妈你们立刻把地上的蛆虫打扫干净。”三哥说完立刻撒脚如飞的往他家跑。

  那时候我们农村还没有人买手机,大多数都使用的是固定电话,爸妈给三哥盖了三间正堂屋和两间偏屋,三哥家距离我们家也就是几十步远,快要结婚了所以三哥家里就安装了电话。

  工夫不大三哥又跑回来了,三哥来到我的房间里大声道:“爸妈我已经打电话叫了救护车,他们说半个小时就赶到了。”

  父亲一听也只能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工夫不大大哥和大嫂也来了,大姐就嫁给我们本村,所以大姐和大姐夫也来了。

  于是大姐一个个都唉声叹气不停的抽泣着,父亲又让三哥去打电话催促救护车,救护车来的发出及时半个小时果然来了,可是等医护人员走进房间里都不由得大吃一惊。

  这时候我又忍不住张开嘴吐出来一大团蛆虫,那两个医护人员就在惊呆了,他们从来没有看见过人吐出来蛆虫的,父亲大声道:“你们都愣着干什么,赶快架起小七子上车。”

  于是大哥和三哥里就架着我上了救护车,三哥说:“爸妈你们俩就在家里等着我和大姐夫去就行了。”

  大哥是个残疾人推荐不方便,所以三哥和大姐夫就坐在救护车上走了,救护车发出一阵阵刺耳的警笛声,救护车很快就来到了医院。

  救护车一来到医院大家立刻七手八脚的把我抬下车,为了确定我的病情医生立刻给我做核磁共振,当然医生这么做也是正确的,只有查出病情和病因才能对症下药。

  医生我躺在扫描仪的机床上不要乱动,只有这样他们才能看清楚病灶在何处,于是我就尽量的克制住自己不乱动。

  可是当核磁共振扫描到我的腹部时那个医生惊呆了,他赶紧大声道:“你躺在这里不要乱动我立刻叫人来看。”

  那个医生说完便急匆匆的走了,工夫不大又进来一个五十多岁的女医生,于是那个女医生坐下来仔细的观察着荧光屏,那个女医生顿时惊的目瞪口呆。

  那个女医生大声道:“立刻把病人放出来,我们必须立刻进行手术,不然的话这孩子就没命了。”

  我刚刚下了扫描仪机床我忍不住又吐出了一大团蛆虫,然后我只记得天旋地转立刻就昏死过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苏醒过来,我醒过来的时候放心全家人都围着我的病床前,母亲哭着说:“小七子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我有气无力的说:“我现在觉得好受多了,爸妈你们可不可以告诉我,我是不是得了癌症了。”

  父亲抽泣道:“小七子你别胡说,你没有的癌症只是着凉了所以你才会呕吐的。”

  我忍不住苦笑道:“爸你就不要安慰我了,哪有人吐出来蛆虫的我肯定是得了什么怪病了。”

  父亲轻声道:“小七子,前天晚上你在你二叔家里都吃了什么。”

  我有气无力的说:“婶子和小红烧了好几个菜,二叔夹一个肉丸子放在我碗里,我不好意思拒绝于是就夹起来吃了,可是没想到那个肉丸子居然一下子就话到我的喉咙里,于是我就一口把那个肉丸子给整吞了下去。”

  父亲一听顿时惊叫道:“什么,你是说你把那个肉丸子给整吞下去了。”

  我点点头道:“是的,当时我没有在意更没有放在心上,爸你问这件事干什么。”

  父亲吃惊道:“小七子你知道吗,那些蛆虫就是从那个肉丸子里爬出来的,王主任和他的助手这做手术的时候简直惊呆了,他说做了这么多年的手术此乃首例,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奇怪的怪病。”

  “王主任给你动手术时在你胃里取出半斤多蛆虫,最后还取出来一个肉丸子,那些蛆虫就是从肉丸子里爬出来的,现在你的肠胃和食道里的蛆虫都清理干净了。”

  我一听顿时吃惊的看着父亲,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从我的肠胃里蛆虫半斤多的蛆虫,这不可能啊。

  我曾经听人们医生说过,除了金属和其他不消化的东西之外,一般的东西一进入胃里就会被胃液消化掉,因为人的胃液是酸性的腐蚀性很强,就算是胃里有蛆虫也会被消化掉了。

  因此我始终也想不明白,我的胃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蛆虫呢,这听起来也太奇怪了太匪夷所思了。

  我动了手术没几天就回到家里,因为住在医院时间长了花费太高,我们家实在是负担不起。

  我回到家里躺在床上全家人都细心的照顾我,我本以为动手术取出那个肉丸子就没事了,没想到一场更大的灾难正在悄悄地向我逼近。

  晚上我静静地躺在床上昏昏欲睡,我突然觉得胸口一阵阵剧痛,我顿时就被疼醒了,剧烈的疼痛又让我非常一阵阵凄厉的嚎叫。

  父母很快就被我的嚎叫生惊醒了,父母立刻穿好衣服来到我的房间里,母亲吃惊道:“小七子你这是怎么啦。”

  剧烈的疼痛已经让我说不出话来了,父亲一把将我按住父亲大声道:“小七子你不要乱动,你刚刚做过手术这样会把伤口撕裂开的。”

  过了一会儿疼痛逐渐的减轻了,我吃惊道:“爸妈这次我真的活不了了。”

  母亲把我的头搂在怀里哭着说:“小七子你不要胡说八道,你一定会没事的。”爸爸一听只能在一旁无可奈何的唉声叹气。

  母亲突然大骂道:“都怪那个该死的老畜生,当年要不是他骗小七子去当引子,今天小七子就不会受这份罪了。”

  不知道为什么从那以后我每天晚上都会疼的死去活来,在太快亮的时候疼痛就逐渐的减轻了,一连六七天每天晚上都是如此。

  到了第八天的时候我已经彻底的虚脱了,我已经气若游丝奄奄一息了,这天中午我又苏醒过来,我睁开眼睛一看自己全家人都在,爷爷和刘爷爷也坐在我的床前。

  刘爷爷看着我醒来安慰道:“小七子你觉得怎么样了。”

  我有气无力的说:“刘爷爷,这次只怕我是在劫难逃了。”

  爷爷低着头说:“既然小七子跟师兄学了十二年的道术,按道理说郎婆婆应该被小七子的道术驱逐出体外了,可是小七子为什么还没有摆脱郎婆婆的纠缠呢。”

  刘爷爷点点头道:“谁说不是啊,如今看来只怕小七子的命保不住啊。”

  爷爷小声道:“俊强我真的你心里非常恨我,不过我劝你还是提前给小七子买好一副棺材。”

  父亲一听立刻咆哮道:“你给我滚出去,我没有你这个狼心狗肺的爹。”

  刘爷爷大声道:“俊强你冷静一点,我们的心情比你也好过不了多少,你心疼小七子才口不择言,可是我们却非常的内疚,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们情愿用我们的命来换小七子的命。”

  父亲一听顿时不再言语了可是他却不停的抽泣着,我有气无力的说:“你们都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大家一听一个个都走出了房间,我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我知道我的生命已经不多了,可是我实在是不甘心就这样死去。

  不知不觉一天有过去了,天很快又黑了母亲端来一碗排骨汤,母亲轻声道:“小七子你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你就多多少少的吃一点吧。”

  我点了点头于是母亲就一勺一勺的喂我,我喝了半碗排骨汤再也吃不下去了,我小声道:“爸妈你们都去睡吧,今天晚上我尽量不吭声不打扰你们。”

  父亲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头眼含着泪花,他声音哽咽道:“小七子你不要这么说,你如果疼的受不了就大声的叫出来。”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