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001 出卖殒命

作品:宫心术:帝君艳后 作者: 楚雅 更新时间:2016-12-01

  

  “G,快点离开基地,你身份暴露了,迟了怕是会出大事的!”

  白芍药还在X国的军事基地里窃取一些军事情报,突然听到耳机里传来的急切的声音。

  “怎么回事?”

  “刚刚H在北面泄露行踪,已经被X国的官兵们捕获了,你马上离开!”

  “收到!”

  白芍药立即切断了与上头的通讯,收拾好微型的扫描仪,扫描仪的外型酷似一只普通的唇膏。收拾好一切,将密室里的资料复原,她以最快的速度换上了X国女兵的着装,有条不紊的离开了密室。

  就在整个军事基地都响起了警报而混乱不已的时候,白芍药熟门熟路的按照之前拟定的计划选择最短的捷径离开,眼看就要到达出口的时候,刚刚推开大门,却看到了门口站着一个男人。

  “H?”

  白芍药诧异的看着面前的那个男人,刚刚上头不是说H被捕获的消息吗?可是H却是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还是说,这中间有诈?大脑迅速的转了起来,清秀的面庞却平静如湖。

  H把玩着手中的黑色枪支,冷笑连连,“G,今天是你的死期,难道你不想知道是谁出卖你的吗?”

  “有屁就放,少叽叽歪歪,老娘不爱听废话!”白芍药寒声说道。

  “把你得到的资料给我,我可以让你死得痛快,否则……”

  白芍药突然笑了,笑意蛊媚人心,“H,你不觉得你很好笑吗?我出道以来,从来不受任何人的威胁,我只为国效命。既然你无法为国效命,那么就是杀了你,我也对得起国家!”说罢,手法极快的她,掏出手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H开了一枪!

  同样,H也抬起手给白芍药开了一枪,子弹从白芍药的胸膛穿过……

  白芍药抚着自身伤口的时候,嘴角勾起弧度,因为她开枪击中的是H的脑门!

  死,绝不是她先死,要死也是H这个叛徒先死!

  H庞大的身躯倒在血泊里,死不瞑目,他怎么也没有想到,G这个女人的枪法居然比他这个神枪手,还要厉害!是他太自大了,才会让自己陷入今天的死局里。

  她出道以来,就以狠厉准确夺人性命而在间谍这个职业里出了名的,既然H敢在老虎嘴边夺取她的战利品,想都别想,大不了两败俱伤!

  白芍药的意识越来越迷糊了,抚住胸口的伤口,她费力的走到了另不远处的墙壁上,然后敲开其中一块砖,把微型扫描仪放进墙里,将砖复回原位。终于体力不支的倒下,按下了左手手表里的一个绿色按键,那是向组织汇报自己此次任务完成的情况。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同伴来这里把她得到的情报带回国去的。

  她受伤不轻,心里很清楚,这是她最后一次为祖国效力了。心中纵有不甘,却也不得不认命,她想为国家效命,却不想有许多与她一样是间谍的身份,不是一起对外抗敌,反而是执着于权利与名望而想要致自己同伴于死地,心生寒凉。

  双眸一闭,芳龄只有二十六的白芍药,因为同伴出卖,殒命于X国。

  与此同时,同一时空处的另一个国家,一个刚刚诞生的女娃儿,却因为生来女儿身,竟被狠心的人扔在山脚下,任由自生自灭。

  昏迷不醒的白芍药因为寒冷的感觉而睁开双眼,不由的吓了一跳,这里是哪里?怎么四周都是竹子,天空的那一轮新月,皎洁如银的月光,像是在笑着!

  ……

  六年后

  大靖王朝四十三年•秋

  靖城最南端有一处豪华的大宅院——白宅。

  这里可是白启奕丞相的住处,门外站着数十个家仆,一个个凶神恶煞,路过的行人们个个望闻生畏,不敢踏足这片禁地。

  “呜呜呜呜……”

  一阵阵啼哭之声传遍整条街道,声音源自于白家大宅门前的一个男人的哭声,虽然是青天白日,但也让人汗毛乍起,心底打鼓。

  “我说二伯,你能不能不哭了?”

  大宅门前,一袭黑衣女子看着痛哭流涕的中年男子,细长的柳叶眉微微皱起,一双杏花紫眸映着几分无奈,嘟着粉嫩的小嘴,盯着眼前唠叨个没完的白倾貌,甚又一巴掌拍死他的冲动。

  “小药儿,你在这里白启奕叔叔这里好好的呆着,一来要保证身体健康,二来一定要忍辱负重,为我们白氏一脉争口气,重振我们白氏皇族。”说着,猛地身子向前一倾,身材健硕的白倾貌将白芍药抱在怀中。

  “小药儿,二伯舍不得你啊,可怜我大哥死的早,大嫂又不知所踪,二伯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喂养大……不是,是拉扯大,你要给二伯长脸,一定要把莫家那群王八蛋得到应有的报应啊。”

  白倾貌是痛哭流涕万般不舍,鼻涕泪水统统擦在了白芍药的黑衣上。白芍药嫌恶的推开了白倾貌,白芍药面对着眼前的俊美中年男子,伸出芊芊玉手,不怀好意的搓了搓两根手指。

  “干啥?”白倾貌一脸惊悚。

  白芍药瞥了他一眼,理所当然的说道:“二伯,你让我在白丞相这里呆着,估计好几年都不能回去看你。你这把老骨头万一咔吧了,我远在这里必然不能回去尽孝,还望二伯答应侄女一件事情。”

  白倾貌听了白芍药的话全身一哆嗦,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是臭丫头准没好心眼。

  “死丫头,你在诅咒你二伯快些升天?!”

  “没有,侄女只是想二伯答应一件事情。”

  一双白嫩的纤纤玉手横在眼前,五指张开,明显一副要钱样,白倾貌看了看白芍药,眼珠滴溜溜的转着。

  “你……什么?”

  “二伯,我这就要去白丞相家里做他的三女儿了,难不成二伯就不打算给我点纪念物吗?”

  一提到钱,白倾貌立刻皆备了起来,一双细长的眸子紧盯着白芍药不放,生怕一个不小心,白芍药就会抢走他怀里的银票。天知道,自从白氏被莫氏陷害,以至整个大家族没落,日子过得有多艰难,还要养着白芍药这熊孩子,花销巨大。他又当爹又当妈,还要照顾整个家,要精打细算的过活呢。

  白芍药伸出手指,示意白倾貌把他手中的那只镯子摘下来。

  白倾貌无奈,只好顺从她的意思,戴在她手上。这镯子是大嫂的物品,如今给小药儿,也不为过份。

  可是,白芍药却不甘退后的盯着二伯食指上的戒指,白芍药的紫眸泛着绿光。那只戒指是白氏一脉传承的好东西,也是父亲留下的遗物,她早就和白倾貌要过多少次,但二伯这铁公鸡就是不给,正好趁着今日,一定要搞到手。

  “二伯,空月之戒你该给我了。”

  

没有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