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039章 敌友难舍

作品:红尘无绝:极品王妃 作者: 锦葵 更新时间:2016-12-12

  得知冰姬姑娘一直在凤溟宫养病,那日中毒后也不见好,夜兮思来想后,觉得自己有必要前往探望以表心意;翠儿奉命跟随,与夜兮一同去了凤溟宫。

  凤溟宫相较牡丹苑更为宽敞,却少了一些灵气,宫内广阔,庭院稀稀落落几株小树木,倒是有些衰败之意;听闻夜兮来探望自己,冰姬一点儿也不觉得高兴,反而无视夜兮的通传,只是与几个宫女相伴池边给鱼儿喂食。

  “冰姬姑娘,夜兮姑娘来了。”宫女汇报之后赶紧躲开。

  “冰姬姑娘。”夜兮微微欠身,恭敬地打声招呼;然而冰姬却一门心思在池边的鱼儿身上,就算听到夜兮的声音,却嚷着笑着与身边几个宫女讨论起鱼儿抢食的画面。

  “你看看……就是有鱼儿不知死活,明明不够资格吃那么多还硬是撑着……”冰姬对着宫女嗤笑说道:“我看它能撑多久,最好撑死。”

  翠儿蹙眉想上前再提醒一声冰姬,却被夜兮拉住;冰姬把鱼食递给宫女,自己拍了拍手转身瞥了一眼夜兮主仆二人。

  “哟,什么风把你都给吹来了。”冰姬冷笑一声。

  夜兮走过去,莞尔说道:“冰姬姑娘,我听说你现在还有身体不舒服,所以特来看看你。”

  “哦,原来如此。”冰姬掩嘴笑道:“我还以为你特意来看看我是不是死了。”

  夜兮脸上有些尴尬,翠儿忍不住脱口而出:“冰姬姑娘,何必冷言讽语,我们夜兮姑娘也是担心你的。”

  冰姬冷瞟一眼翠儿,哼道:“不得了啊,主子长了翅膀,下人也跟着要飞起来了。”

  “你……”

  夜兮拉住翠儿,冲着她轻轻地摇头,翠儿见状只得忍声吞气地退在夜兮身后。

  “我知道你心里有气。”夜兮惆怅地解释:“也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可是,我有没有下药你应该清楚。”

  “我清楚?”冰姬冷冷地道:“我要是清楚的话,还会毒自己?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认为是我自己毒自己?”

  “冰姬姑娘,你误会我了。”夜兮慌张地说:“我并不是说你自己毒自己,我的意思是……”

  “好了。”冰姬不耐烦地打断夜兮,忿忿地说:“实话告诉你,我这里根本就不欢迎你,你的担心也是多余的,我根本也不会领情,所以麻烦你带着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婢女给我滚出凤溟宫。”

  翠儿瞪视冰姬,不服地说:“冰姬姑娘,您现在可不能再这样对夜兮姑娘说话了,要知道现在的夜兮姑娘已经和你平起平坐,如若你这样嚣张跋扈,难不成哪一天得罪了我们夜兮姑娘,只怕吃不了兜着走。”

  冰姬冷扫一眼夜兮和翠儿,愠怒地喝道:“好你个夜兮,你现在可以得意了,敢情今日来就是看我笑话,数落我的……”

  “我没有,我不是……”夜兮着急地说:“冰姬姑娘,你听我说,我从没有这样想过,也不觉得跟你平起平坐,大家都是女人,都只是王上身边微不足道的女人……”

  “谁微不足道了?”冰姬狠狠地推开夜兮,怒斥:“我冰姬一定是王上最喜欢的女人…你少在我面前假惺惺了,跟我抢王上,哼哼,我看你是不知死活。”

  一想到,冰姬看自己的眼神杀气腾腾,夜兮就忍不住寒颤;从凤溟宫灰头灰脸地败走后,夜兮没有马上赶回牡丹苑,她走在回廊上,对着翠儿教训道:“翠儿,刚才你就不应该说气话惹怒了冰姬,她本就对我积怨已深,现如今雪上加霜,恐怕难以消除她对我的误解了。”

  翠儿低着头,委屈地解释道:“奴婢知罪了,可是奴婢实在不愿看到夜兮姑娘还受这等气,这个冰姬的确太嚣张,明明失宠却硬是要逞强。”

  夜兮缓了缓语气,叹息地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不过下次不要再说这般气话,免得自己招来祸害。”

  “是,奴婢知道了。”翠儿颔首欠身。

  夜兮张望牡丹苑的方向,又回头看了看另一边可以通往瑶华宫的方向;翠儿心知夜兮在牡丹苑无聊,肯定想起瑶华宫的桑芙姑娘,于是建议道:“时候还早,不如去瑶华宫看看桑芙姑娘吧。”

  夜兮笑着点头,翠儿正是说到她心坎上了。在牡丹苑百无聊奈的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倒不如趁着空闲的时间去看看桑芙她们,相比之下,还是在瑶华宫的日子最好,有朋友有安定的感觉,远离那个神秘的王上才能少些争斗与陷害。

  “桑芙姑娘,夜兮姑娘来探望你了。”桑芙的婢女绿儿兴高采烈地跑进归雁楼的卧房。

  因为桑芙卧病在床,夜兮不得不随同绿儿一起上楼;在知道桑芙生了病,夜兮焦虑不安起来。

  “咳咳咳……”桑芙听到绿儿的通传,高兴地爬起来,可是因为身子不舒服,又使不上力气。

  “桑芙姐姐。”夜兮奔过去坐在床沿,她伸手扶着桑芙,把被子掖了掖,说道:“姐姐别乱动,免得病情加重。”

  桑芙面容消瘦,憔悴不少,苍白无力的双眼打量着夜兮,过后她笑了笑,说道:“几日不见妹妹,觉得妹妹气色更好了。”

  夜兮忧虑地问:“太医可有来看?”

  绿儿咬着唇,皱眉说道:“没有素姑大人的命令,瑶华宫的女子不能擅自请太医。”

  “都病成这副模样,你为何不去告诉素姑大人?”夜兮指责地问。

  柳儿吓得跪在地上,支吾地说:“奴婢连素姑大人的面都见不着啊……奴婢想私下里买点药来煎了吃,可是……自从素姑大人下了禁令,王宫里人人自危,不敢随便私下交易;上次冰姬姑娘的事情还未查清楚,御药房的人更不敢随意卖出药方了。”

  “妹妹不必生气。”桑芙苦笑劝道:“命是天注定的,姐姐我在王宫住了这么久,一直相安无事。”

  “有病要医,这是人之常情。”夜兮深吸一口气,说道:“不行,得让太医瞧瞧才好,吃了药才能病好,拖下去会越来越糟糕的。”

  “素姑大人向来不闻瑶华宫的女囚。”翠儿补充地说:“夜兮姑娘之前又……这样贸然去找素姑大人,恐怕也不妥。”

  “素姑大人肯定不会答应我。”夜兮识时务地说,转念一想,她笑着又道:“可是我可以找王上求情啊。”说这话时,夜兮都被自己吓了一跳,何以见得桀王一定答应自己?她不是认定了桀王残暴不仁吗?居然自己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然改观了对桀王的认知。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