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048章 心神不宁

作品:红尘无绝:极品王妃 作者: 锦葵 更新时间:2016-12-15

  夜兮站稳后,整了整自己的衣襟,调整呼吸再慢慢地走向湖边的素姑大人,丹娥瞥见夜兮,后退时微微欠身,但脸上的不屑显露出她的不敬。

  “我想知道,人是怎么死的。”夜兮冷静地问。

  素姑大人冷漠地答:“失足溺水而亡。”语毕,素姑大人侧身凝睇夜兮,淡淡地说:“一个宫女罢了,不需要知道太多的理由。”

  夜兮深吸一口气,严谨地说:“宫女也是人,是人就有活着的权力…无论她是真的失足溺水还是另有别的可能,我都不能置之不理。”

  素姑大人勾起嘴角冷笑一声,问:“你能做什么?你以为你能做什么?”

  夜兮轻咬嘴唇,固执说道:“梅香是锦若轩的宫女,她突然离世,我身为锦若轩的主子,就有责任保护她…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查出事情的真相,不能让她死得不明不白。”

  “哈哈。”素姑大人大笑两声,讥讽地说:“王宫每年不知道死多少奴才,有的受刑致死,有的自己寻死,有的是被主子打死…或者是被人害死。如若一件件地查起来,那内司监岂不是变成了都察院?”

  “你不查,我查。”夜兮转身要走,岂料素姑大人冷斥道:“夜兮,别忘了自个儿的身份,既然王上把你安排在牡丹苑,你就老老实实地呆着,少给我添乱……哼,别以为你真的是牡丹苑的主子,你不过是一个女囚,别想摆脱这个身份。”

  夜兮忿忿不平,却自知自己无法与素姑大人对抗,她走到小海身边,低头说道:“小海,别哭了,跟我回去锦若轩。”

  “是。”小海抹去泪水站起来,尾随夜兮身后和大家一同离开了明湖。

  “呜呜……”安子、小海和梅兰都哭得梨花带雨,夜兮坐在中堂的椅子上,扫视一眼众人也为之动容;翠儿为夜兮泡了杯花茶,夜兮端着茶杯送入嘴边时,却丝毫提不起喝茶的兴致。

  夜兮放下茶杯,大叹一声,劝道:“好了,别哭了…哭得我心里越烦。”

  翠儿走到梅兰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我知道梅香和你情同姐妹,不过你也不要太伤心,伤了身子,梅香也走的不安宁。”

  夜兮站起来劝慰地说:“是啊,大家都振作,不要再伤心了……”

  “夜兮姑娘……”小海哭得鼻涕都流出来,样子可怜巴巴,平日里他和梅香感情甚好,自然最为伤心。

  “小海,你守着梅香的尸首可曾发现什么?”夜兮想起什么,便又问道。

  小海和安子不约而同地止住哭声,看着小海眼角里还挂着泪水,夜兮上前又问:“你慢慢回忆,看到梅香被打捞上来时,有什么异样?”

  小海皱着眉,摇头说道:“夜兮姑娘,奴才没发现异样……”

  “好像身子有些白。”安子想起什么,说道:“比平常看到的样子要白很多。”

  “在水里泡久了会是这样。”夜兮自语地嘀咕。

  翠儿紧张地问道:“夜兮姑娘,你不是打算调查下去吧?”

  “为什么不能查?”夜兮负气地说。

  “可是素姑大人不是……”翠儿忧心忡忡。

  夜兮冷着脸,痛苦地说:“她越是不愿意调查,我偏要…梅香是我身边的婢女,等于我身边又枉死了一个女孩子,我怎能不查?我不能忍受他们平白无故地死去……我也偿还不起他们的债啊。”

  翠儿叹声地说:“夜兮姑娘,梅香的死说不定是意外,您又何必将罪过强加自己身上。”

  “是啊,其实奴才们平日里都觉得夜兮姑娘是最好的主子,从不会刁难奴才。”安子附和地说。

  梅兰吸了吸鼻子,哽咽地说道:“夜兮姑娘,许是梅香自己命不好,您就不要操心了,免得素姑大人不高兴,那就麻烦了。”

  “你们好像很不愿意我查下去?”夜兮冷扫一眼他们,吓得几个宫人把泪水都哽在喉咙里不敢出声。

  夜兮长吁一口气,认真地说:“我知道你们忌惮素姑大人……”

  道出大家的顾虑,反倒没有人敢再哭哭啼啼,死去的人终究是死去,活着的人要为今后的生活做打算,没有人敢在活着的时候找死,惹了素姑大人便是死路一条,他们不是圣人,悲伤只存在自己给得起的条件下,至于其他,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翠儿,你准备准备,稍后跟我一起去佛韵堂。”夜兮吩咐道:“我娘整日诵经念佛,我想请她为梅香超度,希望她来生平平安安。”

  “是。”翠儿附和道:“奴婢这就去准备。”

  夜兮带着翠儿赶去佛韵堂,这时,佛韵堂还是只有月桔一个婢女伺候沙夫人,不过今日的月桔倒是一点儿也不清闲,从一大早就开始忙碌从佛韵堂把关于佛经的东西搬出去。

  “月桔?”夜兮先一步和月桔打招呼,听到夜兮的声音,月桔雀跃地放下佛书,奔过去欠身说道:“小姐,你来了,是来看夫人吗?夫人在卧房休息呢。”

  佛韵堂前院的草地上摆满了佛书和佛香,夜兮不解地问道:“月桔,你把这些东西搬出来做什么?是我娘要你这么做的吗?”

  “嗯。”月桔点了点头,嘟着嘴说:“早上,夫人就要月桔把关于佛的任何物品全都搬出去,还说以后都不要了。”

  “啊?为什么?”夜兮震惊地问。

  “这个月桔也不清楚。”月桔憨笑地说:“小姐想知道,可以自己去问问嘛。”

  夜兮寻思片刻,打算自己亲自问个明白;翠儿留下来帮着月桔整理东西,于是只有夜兮一人走去沙夫人的卧房。

  “叩叩叩……”夜兮敲门说道:“娘,是我。”

  “进来吧。”沙夫人在床上盘腿而坐,夜兮推门进入时,屋子里一股子怪味扑鼻而来,惹得夜兮赶紧掩面;如若是平常,沙夫人的房里多半都是檀香,虽然谈不上奇香,倒也能使人心静,可今日的味道让夜兮有些作呕。

  夜兮捂着鼻子往前走,与内室相隔的屏风挂着一张仕女图,这幅图上的仕女笑得暧昧,衣着暴露,一点儿也不像沙夫人喜欢的风格。

  “坐吧。”沙夫人睁开眼,淡淡地说道。

  夜兮在内室见到母亲盘腿坐在床上,不禁蹙眉问道:“娘……你怎么……这样坐着会不会不太舒服啊?”

  沙夫人笑了笑,说道:“没关系,娘的骨头不至于动弹不得。”

  夜兮点了点,放心地坐在椅子上;沙夫人打量夜兮,并问道:“找我有事吗?”

  “哦,是这样的……明湖发生了一点事情……”夜兮不想直接说出来吓到沙夫人,正犹豫着怎么开口时,却被沙夫人抢先说道:“有个宫女溺死了。”

  “娘,你都知道了?”夜兮惊讶地问。

  “这么大的事情早就传遍了王宫,我能不知道吗?”沙夫人冷笑一声。

  夜兮忧虑地说:“梅香是锦若轩的宫女,我知道我做不了什么,可是又不能什么都不做,所以我想请娘为梅香超度。”

  沙夫人迟疑片刻,继而说道:“好,娘可以诵经超度她。”

  “可是娘,听月桔说,您要求她把经书全都搬出去了,为什么要这么做?佛堂放不下了吗?”

  “佛经已经记在娘的心里,那些书本佛像都不重要了。”沙夫人似笑非笑地说道:“放在佛韵堂,反而碍事。”

  夜兮表面好像彻悟,其实心里浮现更多的不理解,她看着沙夫人容光焕发,似有变化,眉角上扬,透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妖媚;总之,这种不安又说不上来,是一种母女间才有的感知,令夜兮越想心里越发怵。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