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050章 暗藏杀机

作品:红尘无绝:极品王妃 作者: 锦葵 更新时间:2016-12-15

  “这都是什么?”沙夫人怒斥一声,将月桔手中的汤碗扔在地上,汤汁溅到月桔脚踝处,烫得月桔微微蹙眉;沙夫人斜睨一眼月桔,不安好气地责骂:“哼,平日里就是太娇惯你了,这么一点烫伤都忍不住。”

  “奴婢不敢。”月桔战战兢兢地说道。

  沙夫人冷扫一眼桌上的饭菜,不悦地质问:“这就是王宫的招待?偌大一个王宫居然就做出这么一点东西。”

  “夫人,您不是要求御膳房给您做得清淡点吗?”月桔小心翼翼地问道。

  沙夫人转了转眼珠子,傲慢地说:“我现在想换点口味,难道不成吗?”

  “那……那奴婢这就去跟御膳房的人说一声。”月桔吓得不轻,只好找个借口溜走。

  月桔神色恍惚地跑出佛韵堂,正巧撞到迎面而来的夜兮;月桔一见夜兮,满肚子委屈全都化成泪水,涌了出来。夜兮一怔,拉着月桔的手,关心地问道:“月桔,你这是怎么回事?”

  月桔抽抽噎噎地说道:“小姐……小姐……奴婢没事……”

  “哭得跟花猫儿似地,还说没事。”夜兮取笑地说道,她一边用自己的丝绢为月桔擦眼泪,一边又问:“说说又是哪个小太监惹了你啊……”

  “小姐。”月桔吸了吸鼻子,哽咽地说:“夫人她……她变得好可怕。”

  夜兮带着月桔从佛韵堂外面急急忙忙地跑进去,看到沙夫人正意犹未尽地啃食鸡大腿,满嘴油腻腻,令夜兮甚是不解。

  “娘。”夜兮松开月桔的手,奔过去问道:“娘,您不是向来吃斋吗?”

  “夜兮,你来了。”沙夫人大笑说道:“来来,这鸡腿真是好吃,娘好久都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夜兮不忍拉开沙夫人手中的鸡腿,只好缓了缓语气说道:“娘,您吃吧,我不吃。”

  “那你喝汤。”沙夫人瞥见躲在翠儿身边的月桔,立刻板起脸,吼道:“你不是去御膳房了吗?本夫人要喝人参汤,我这把老骨头再不补一补,怕是真的要不行了。”

  夜兮担忧地劝道:“娘,就算要补身子,也不一定要大鱼大肉地吃东西啊……之前您一直都是吃素,突然现在改吃荤,我怕您身子受不了。”

  沙夫人放下鸡腿,舔了舔嘴唇说道:“你放心吧……其实你们不在的时候啊,我偷吃过这些……所以也不算一直吃素啦。”

  夜兮眉头紧锁,看起来心事重重;沙夫人眼尖,一早就瞧出端倪,于是她擦干净双手,拉着夜兮走到偏厅,语重心长地说:“好了,你们向来习惯了我冷冷淡淡的样子,突然间我变得对什么都热情了,反而觉得很不适宜。”

  “娘,其实女儿有点担心你。”夜兮拉着沙夫人的手,着急地说。

  “我有什么好担心的?”沙夫人瞪着双眼,摇头说道:“你还别说,其实娘最担心的还是你。”

  夜兮心里一沉,缓缓地道:“夜兮一切都好,不必娘操心了。”

  沙夫人撇着嘴,严谨地说:“真的很好?你真的觉得在王宫很快乐?”

  夜兮避开沙夫人的目光,心虚地垂着头;沙夫人毫不客气地直言说道:“你是娘的女儿,你心里怎么想,做娘的其实一清二楚……你别忘了,小的时候娘就跟你说过,你和娘是心连着心,只要我们一方出了什么事儿,另一方是有感知的。”

  夜兮点了点头,她的确觉得这几天心神不宁,像是出了事儿。

  沙夫人大叹一声,偷瞄一眼夜兮恍惚的神态,于是踱步说道:“有件事情,娘一直不知道怎么开口跟你说…或许是因为这件事情压在娘的心头,娘才会变得急躁不安。”

  “娘,这件事情很棘手吗?”夜兮紧张地追问。

  “是,是很棘手。”沙夫人对着夜兮,认真地道:“因为娘知道,你一定不会愿意。”

  夜兮想了想,略有不解地问:“娘,是什么事?你只管说。”

  沙夫人面露难色,欲言又止;夜兮等不及了,拉着沙夫人的手臂,皱着眉问:“娘,你告诉夜兮,夜兮不愿娘一个人承受压力,夜兮愿意与娘一起解决。”

  沙夫人宽慰地嫣然一笑,她抚摸着夜兮的脸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娘就知道你总是这么孝顺,当初你可以不答应娘做一个祭品,远离他乡赴死……现在你又不愿拒绝娘的肯求。”

  “娘说过,我们水族的女子就是这个命。”夜兮落寞地叹息。

  “那你真的愿意?”沙夫人走近些,轻声问道:“你知道吗,王上为何会召见娘?”

  夜兮想也没想到就摇头表示不理解,虽然之前猜测过很多理由,可是每一种都被自己推翻了,她似乎永远都不愿接近这个暴君。

  沙夫人若有所思地转身,迈出两步后,侧身凛然说道:“因为王上……要娶你。”

  夜兮讶然,杵在原地脑袋中一片空白;沙夫人凝睇夜兮,冷冷地说道:“王上说,你的血能喂养他的剑……越是吸食最亲的人的血,这把剑就会发挥最大的威力,娶你就能要了你的命。”

  “不。”夜兮退后半步,负气地说:“他可以现在就拿走我的命,甚至我所有的血液……但是我不能嫁……我……”

  “夜兮。”沙夫人双眼一亮,伸手捉住夜兮的双臂,她严厉地叱喝:“这是一个难能可贵的机会。”

  “机会?”夜兮大惑不解地问:“什么机会?”

  沙夫人凝重地看了看夜兮,而后她跑出偏厅,此时翠儿和月桔他们已经在佛韵堂外面修整花草;于是沙夫人关紧了房门,又返回偏厅,拉着夜兮紧张兮兮地说:“夜兮,你可还记得父亲是怎么死的?”

  沙夫人突然提到沙侯毅的死,令夜兮更加迷茫,不过父亲惨死时,虽然夜兮尚小,可依然记得清清楚楚。

  夜兮沉重地点了点头,说道:“夜兮记得,父亲是自杀的。”

  “不。”沙夫人异常激动,她猛然推开夜兮,焦虑地说:“不是的……是王上,是他……他逼死你父亲的。”

  夜兮不明白为什么母亲的话和之前的话有些前后矛盾,面对父亲的逝去,母亲现在是完全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沙夫人愤恨地咬着唇,怒斥道:“他不是什么桀王,他是邪王……他是杀人恶魔。”

  夜兮被沙夫人弄得越来越糊涂,她以为母亲因为太思念父亲以至于精神上有些错乱,所以也就没太在意沙夫人的愤怒,反而是一个劲儿地安抚沙夫人,希望她能平静下来;沙夫人坐在椅子上,气喘呼呼地低喃:“夜兮,你要杀了邪王……杀了他为你父亲报仇……”

  “娘。”夜兮跪在地上,紧握着沙夫人颤抖的双手,泫然饮泣地说:“娘,是你告诉夜兮,当年父亲背叛王上与敌国结盟想要攻打天尧国,我们是罪臣之家,戴罪之身;也正因为夜兮知道自己是戴罪之身,所以从小已然将生死忘却,夜兮之所以答应被当作祭品送来天尧国,目的是赎罪。现在您告诉夜兮,说这一切都是错的……您让夜兮怎么办?夜兮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夜兮……”沙夫人倒抽一气,噙着泪水,突然眼神变得柔和;她把夜兮的头捂在怀中,疼惜地抽噎:“是娘不对……娘不应该将你推入火坑。”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